传媒北大

2019-11-23 作者:招生条例   |   浏览(167)

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10周年

  纪东,少将军衔,原武警指挥学院副院长、原中央警卫团区队长,自1968年起担任周恩来总理秘书,直至1976年1月总理逝世。
  长达八年的时间里,他和总理朝夕相处,以一位普通工作人员的身份,亲眼见证了这位“中国人民的儿子”是如何鞠躬尽瘁,是如何践行自己许下的“为人民服务”的诺言,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新报讯(记者 李海燕 通讯员 平扬)

  在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诞辰11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天津各界代表来到总理母校南开大学,与大学生们一同怀念伟人的光辉人生。

  昨天,由共青团天津市委员会、天津市延安精神研究会主办,南开大学承办的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10周年报告会在南开大学举行。

  “周总理是把爱奉献给人民最多的总理,也是得到人民最多爱戴的伟人。”面对500多位听众,报告会的主讲人、总理生前最后一位秘书、武警指挥学院原副院长纪东将军这样描述心中的伟大总理。

  一张令人震撼的日程表

  一个人的一天是可以这样度过的。

  1974年3月26日,总理下午3点起床,4点会见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晚上7点陪尼雷尔用晚餐,夜里10点召开政治局工作会议,次日凌晨2点半召集民航总局负责同志商议工作,早晨7点钓鱼台办公,中午12点去机场迎接西哈努克亲王,下午2点休息。

  整整23个小时,总理就是这样超强度地工作。而如此日程在他的整个任期内绝不算罕见。更加值得说明的是,当时他已经是一个癌魔缠身的76岁老人!

  “总理的一天是从卫生间开始的。”纪东说。每天早上,总理一起床就要拿着待批阅的文件进卫生间,一边洗漱,一边听汇报。

  作为一个大国总理,他在外总是神采奕奕,背后却隐藏着外人无法获知的辛劳与疲惫。

  一次蕴含深情的亲吻

  和许多人印象中大国总理严谨威严的形象不同,总理更是一位性情中人,纪东就有幸亲眼看过一次总理和邓大姐拥吻。

  1969年9月3日,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逝世,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决定,由周总理率代表团前去吊唁。

  当时越美战争仍在继续,美国飞机经常在越南上空轰炸,大家都为总理的安全担忧。在如此环境下,邓大姐的担心可想而知。直到得知总理专机安全降落在首都机场时,她心上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总理一进门,大姐就急匆匆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上前,边走边说:“哎呀,老头子,你可回来了!你得亲我一下,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在越南亲吻了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你得同我拥抱,同我亲吻。”几句话,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总理笑着,把大姐揽到怀里,两人温柔而又有风度地紧紧拥抱在一起,总理深深地在大姐的脸上吻了一下,那么自然,那么亲热。

  一个让人铭记终生的细节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应邀来我国访问,当时除在首都机场组织数千人的欢迎仪式外,还安排了从建国门到钓鱼台国宾馆的夹道欢迎,并且要燃放鞭炮。

  “当时我还没有做总理秘书呢,是后来进入西花厅后战友告诉我的。”但就是这个细节,让纪东铭记终生。

  那天,在机场贵宾接待室候机时,总理突然问身边的警卫:“今天刮的是什么风?”这个意外的提问,让警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呀,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呀?”因为没有思想准备一时回答不上来,赶紧走出贵宾室去看指挥塔上的风标,又赶回来说:“刮的是北风。”

  总理说:“对,今天刮的是北风。知道为什么问你风向吗?”

  警卫摇着头说:“不知道。”

  总理告诉他:“作为一名警卫人员,随时都应该注意天气变化情况。今天刮北风,欢迎群众在天安门前放鞭炮,贵宾们乘坐的是敞篷车,到时候炮灰和炮皮还不都落在车上?这对安全能没有影响?你赶快打电话告诉迎宾指挥部,凡在街北放鞭炮的一律迁到街南去放1

  “总理是整个中国的大管家,你说他的事情多不多?可他就能注意到这么小的细节。”纪东说。

  一组催人泪下的数字

  “总理几乎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作为和他一起走过最后八年时光的秘书,我有义务让后世知道并且记住这位了不起的中国总理。”

  纪东透露了这样一组枯燥的数字,在这些“枯燥”数字的背后,我们或许可以感悟出一些东西。1974年6月1日总理住进北京305医院,到1976年1月8日病逝,“这587天里,总理做过大小手术14次,平均40天做一次。就是这样,他还与中央负责同志谈话161次,与中央部门负责同志谈话55次,接见外宾63次,召开会议40次……”

  你是否可以想象,一位身染沉疴的老人,在生命中的最后时光里,竟是如此地在病榻上“折磨”自己!

  我们更加无法想象,总理是怎样地在“住院”——接见外宾的同时,隔壁房间已做好了抢救的准备。

  1976年1月8日,总理办公桌上的日历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天。

  1月11日,总理遗体火化。纪东说,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八宝山灵堂中成千上万自发赶来的人们泪飞如雨;他说,此生永不能忘邓大姐的哭诉:“恩来啊,我们永别了!让我再看你一眼吧。”

  新报记者 任桐 实习生 刁媛

  李强 摄

本文由全天时时彩免费计划发布于招生条例,转载请注明出处:传媒北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