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理想前进,一位尊严善良的师长

2019-09-21 作者:学校概况   |   浏览(185)

1955年,我在上医刚念完一年级,一位尊严善良的师长———陈同生院长来到我们中间。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同学听到陈院长不少传奇,受到陈院长许多教益,陈院长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回忆。在今天纪念陈同生院长诞辰100周年的大会上,作为他的学生,请允许我讲两个小故事,算是对老院长的一份心意。学校当时对学生有个规定,不论夏暑冬寒,早上6时一律起身,6时15分到操场跑步锻炼。寒冬腊月,对于我们大多数青年学生来说,常常想睡个懒觉。有一次清晨,陈院长带领几位老师,到男同学宿舍来掀被子,一下整个宿舍几个楼都沸腾起来,同学很快整衣,直奔操场。从此以后,“陈院长掀被子”成为难忘的记忆,成为早晨起身的号角,谁也不敢怠慢。每年国庆,我们同学都早早起身,匆匆吃完早餐集合整队走向人民广场,准备参加全市大游行。早晨5时,陈院长就在南一楼东边阳台上检阅队伍。有一年深秋气温较低,男同学白衬衫蓝长裤可以御寒,女同学也照样衬衫长裤打扮起来。陈院长一看,高声喊了一句:“今天是国庆!”,立即让女同学回宿舍换上花裙,限令10分钟完成。一时女同学跑着叫着,好不热闹。再次集合后,陈院长看了比较满意,讲了一句“这样才好啊!”,整队向人民广场进军。陈院长对我们就是这样严格要求的。但他平时见到我们都非常和蔼,有时在校园里还跟我们聊上几句。最感人的是同学到崇明参加劳动,队伍里的陈院长除了那副金丝边眼镜以外,就像个老农。他边劳动,边问长问短,关心同学的学习、健康,大家从敬畏到亲近,再就是打成一片。陈院长的问、答、笑话、眼神中处处显露出他的智慧,他的善良。后来陈院长调任华东局和上海市委统战部长,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就是个统战部长。

目录:围着理想前进(目录)
下一篇:围着理想前进(51)

半个多月的《我与陈占武比童年》和《国际歌》比赛后,我们还参观了刘文彩的《收租院》,阶级仇恨深深地烙印在了我们的心里。紧接着就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段区居民委员会也作了部署:挖防空洞。

顷刻间,马桑岚垭的坡上坡下都有人家挖防空洞,不分白天还是黑天,不分晴天还是雨天,村民的庄稼都不在话下。

母亲本身就是起早贪黑地忙碌,现在只好挤兑时间,有时晚饭后打着电石灯照明来挖防空洞;我也参与其中——只要一回家,自个儿去挖,就在坡下面我家蔬菜地的旁边。那段时间,从早晨上学到放学,只要路过有山有石的地方,就能听到“叮当、叮当”榔头敲打凿子的声音,或者从远处飘来。

学校就是战时训练:请解放军叔叔给我们讲有关打仗防空的知识。回到班里,张老师还要千叮咛万嘱咐:“你们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为了你们的生命安全,你们要一切行动听指挥!”

每当下午一节课后,不知何时,一声警报长鸣从远处飘来,全校师生立刻停止当前的事情,马上到操场集合,有秩序地从校门外的各个角落,向棺山坡进发。没爬多久,就是坟堆堆,尽管害怕,还得逃命。当听到第二次警报声停止的一刹那,大家立刻趴下,就是眼前是一堆屎,也得趴在它上面或者旁边,不准动,起初有老师作指导。当第三次警报声一拉响,防空演习就结束,大家下山回家。这样断断续续持续了两周。

接着,我们就是到工厂学工劳动。由于是炼钢厂,炉火熊熊,钢水奔流,工人们头戴钢盔,身着厚实的蓝色劳保服,透出一圈又一圈白色的汗渍。

我看见父亲在开行车,吊着一炉的钢水来来回回。我们在张老师的带领下,主要是参观工人叔叔的劳动,然后在渣灰堆堆里刨拾遗漏的小铁块。从早上八点至下午四点钟,中午自己拿米放在瓷盅里,到车间蒸锅去蒸熟,然后在食堂里打一份四分钱的菜,和着饭吃,大家可高兴啦!持续了两周。

锻炼一双铁脚板,打倒帝修反(即: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反革命)!1971年10月下旬,我们开始拉练。事先,学校对我们进行了最基本的军训,比如:叠被子,按照部队要求叠得轮郭分明,打背包,操练等等。然后,派转业军人到每个班带队。

学校派先遣人员联系我们的早、中、晚伙食,还有住宿。要求初中以上的学生参加,除了个别特殊原因不能去的外,都得去。这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随时准备打仗。”实施全民皆兵,保家卫国,反帝、反修,我为革命走天下。

欧明是先遣队员,昨天下午随队走了。今天是十月三十号,下午一点三十分,我们从学校出发,大约有伍百多人参加,单行队伍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攀爬。

每位同学、老师、带队转业军人,都是背着一铺盖卷(要求打包的带子跟部队一样,三压二,折叠得轮廓分明),一单人草席,军用水壶和军用挎包一个(里面装有必需用品),腰间束有军用皮带。属半军事化。

这次的拉练路线:从学校出发到北碚,单程马路距离36公里。去时,我们是从学校背后的山路出发,背上行囊一路的羊肠小道,要么爬坡上坎,要么下山,跨沟。

我班带队转业军人姓周,我们管他叫周叔叔,中等个,看上去壮实,长得也像军人,头上带有军帽,一身军装,不过没有徽章、领章。他扛着大红旗,走在我班队伍的最前面。

红旗上赫然写着:重庆冶金一校初中二年级四排。每个班都是以红旗为标志。我们气喘吁吁跟着队伍,你拉着我,我护着你,相互帮助。每当走上平路段时,我就要稍微站出队来,一手拿着张老师写给我的口号单,一手高举红宝书,一边走,一边照着上面高喊:“锻炼一双铁脚板,打倒帝修反!”

我班同学也要高举红宝书高喊:“锻炼一双铁脚板,打倒帝修反!”

每班同学都要高喊口号,其内容差不多。口号声此起彼伏,赶走了我们的疲累。在田间或山坡劳作的农民,此时都要停下手中的活路,好奇地目送我们的队伍,或向我们招手,或与我们一起喊口号。

单子上写着:“向贫下中农学习!”我高喊:“向广大贫下中农学习!”同学们也跟着这样喊。

张老师很惊诧:“单子上没有‘广大’!你怎么喊成‘广大’贫下中农了呢?什么意思?”

我红着脸,摇着头。

张老师慎重地说:“照着单子喊。”

“嗯。”

队伍像条巨蟒在田间小路蜿蜒;口号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在山间空谷中回荡。此时,我们根本不晓得累了。

我们每当走上公路段时,都要整合队伍,四个人并排一起。每班带队师傅就要吹口哨,对应的班集体就要配合踏步而行。

“一、一、一二一!脚踏起来手甩起!”周师傅吹着口哨,精神抖擞喊话,还背着行囊,红旗插在行囊上——什么时候插的?旗杆那么长,怎么插的?是个谜。

“一、二、三、四!”周师傅对着手提话筒黑起喊,并示意我们喊。

“一二三四!”我们也黑起吼。

其他班也是这样。

周师傅对着手提话筒又是一番:“一、一、一二一!脚踏起来手甩起!”

我们跟着声音踩着节拍前进,个个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背着行囊,整齐地行进在大道上。偶尔有农用车过来,也只能停车让道。

突然,我们惊呆了!第一次听到:“三班的!莫挨抬,莫挨抬,快把歌儿唱起来!”周师傅对着前面的三班喊,并示意我们支持。

我们就跟着周师傅说的腔调:“三班的!莫挨抬,莫挨抬,快把歌儿唱起来!”

三班的带队师傅接招:“下定决心,预备唱!”

周师傅招呼我们与三班的学生一起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五班的带队师傅喊:“四班的!莫挨抬,莫挨抬,快把歌儿唱起来!”五班的学生也跟着这样喊一遍。

周师傅接招:“我们走在大路上,预备唱!”

我班就唱:“我们走在大路上,革命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领导革命的队伍前进,向前进......”

唱什么歌,由带队师傅选;能否与别的班合唱,也是带队师傅决定。

终于,我们到了目的地——陈家坪中学。在操场上,按照指定的角落,我们卸了装,才感觉到喉咙痛,脚杆痛。同学间互相打趣:“不饿、不饿——螺丝钉不饿。”周围罩上了麻麻黑,没有灯光,也没有月亮,当然也没有星星哦!

一阵哨子声之后,周师傅猛喊:“喂、喂、喂!初二四排的,集合,吃饭!”

我们搞慌了,因为肚子早就闹革命了。大家不顾一切跑到周师傅跟前站好队。

周师傅以军人的面容发话:“现在是吃饭的时间。男生站左边,女生站右边。每桌四男四女共八人,依照队伍顺序入桌就餐,以吃饱为原则,碗里不准有剩菜剩饭。否则,一经发现,按纪律论处。吃饭时间,一刻钟。请同学们抓紧时间吃饭。开饭和停筷子以口哨声为准。”

总算轮流到我们入席了。按照要求共八人,有两个男生是八排的。在教室里,用四张课桌拼凑的饭桌,没有凳子,饭菜已经摆在上面了:有一大洗脸盆尖耸耸的白米干饭,一钵菜汤,有两个大盘子的素菜,只有一个大盘子的红烧黄豆肉,色香味俱全,直往我们肚子里钻,我们都站着吞口水。突然,那两个男同学抓起筷子往手中的空碗擀肉。我班六个急忙跟上他俩的步伐,黑起擀。

“干啥子!干啥子!”传来周师傅的喝斥声,“还没有吹哨子!”。

抬眼一看,灯光直刺我的眼珠,我本能地眯了一下,定睛一看,周围桌子的同学都在动筷子。

我们愣了一下,就悄悄地往嘴里塞肉,大家都是这样。

“只要八个人,来齐了,你们就可以吃。”不知什么时候张老师来到教室的门口大声说,“现在不用听哨子声了。以吃饱为原则,不许浪费。”

我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盘子肉,回甜回甜的,还是酱色,啪啪的,满口香。我家的肉,就是泡姜泡海椒的回锅肉,偶尔放点酱油,肉的颜色也是白卡卡的。可以这么说,我们都是第一次吃这样的肉。

我们如狼似咽不必说了。痛快!白米干饭,最后象征性地剩了一点点白米干饭在大脸盆里,我们都没喝汤,菜和肉盘子干干净净的,因为我们六个同学用白米干饭在盘子里面揩了又揩,然后分着吃掉。那两个男同学早就下席了,不知他俩吃饱没有?反正我们六个吃傻了,这间教室就我们最后离开。之后,我们都说,拉练真好,不用花一分钱,还能吃从没吃过的肉,装满满的一肚子白米干饭!

我们回到先前搁东西的角落。教室里的灯光,从窗户投射过来的余光,让我们能辨清操场的东南西北,地面铺的是碳灰,准确地说,此地应叫坝子——没看见投篮框,确实有一个架子。别的班都在搬东西朝教室里走,而我班的同学却在这里等候安排。没有看见张老师和周师傅,还有黄峰。

过了好一阵子,黄峰匆匆过来:“喂!家门,你在这里倒安逸。”他的语气,面部表情是我头次看到的友善。

我反而奇怪:“哪头水发了?”

他乜斜我不语。我凑过去,感觉他跟平时不一样,很滑稽,我“哈哈”大笑。他反而去拿自己的东西。

“啷个回事?!”我问。

他平和地一声:“滚开。”就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等下。”周师傅迎面过来对黄峰说。他只好止步,背着行囊。

我们立马围着周师傅。“同学们,今晚的住宿是这样安排的。男生女生各住一间教室。”周师傅指着不远处的教室说,“就是那两间教室,男生是左边一间,女生是右边。是地铺,每两人一起坝地铺。请大家带上行囊,跟着黄峰去吧。”便快步离开。

我们背着行囊,跟在黄峰后面,很快就到了住宿的教室,里面空空荡荡,只有灯光和垃圾迎接我们。

不会儿,张老师和周师傅拿着扫把过来,发给我们。周师傅负责管理男生,张老师负责管理女生。我们对室内简单地清洁了一下。

“张长乐,把你的席子和被子拿给我。”张老师说。

我把行囊打开,递给了她,发现张老师好像哭过了的一样。

“这是底楼,湿气大。今晚每两人在一起睡觉。”张老师对我们示范,“一张席子铺在下面,上面铺被子。”问我,“你给谁搭伙?”

“尹小美。”

张老师把尹小美的草席铺在我的被子上面:“这就是你们今晚睡的地铺。”她拿着小美的被子说,“这床是你俩盖的。”

她平展地把被子放在地铺上面。然后起身,对我们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你们记住毛主席的话没有?”

“记住了。”

“你们去找同学搭伙吧。”张老师指着地铺说,“以这个为标准,挨着搭地铺,互相挤到一起可以取暖。”

很快,女生们就组对好了,单出了一个,就跟张老师一对。

第一次看到地铺,整整齐齐一个挨着一个,大家特别兴奋:“哇!好震仗哦!”

“快去外面的水管子洗脸洗脚,时候不早了,明天早上六点起床,吃饭上路。”

大家穿的是凉鞋,多数不刷牙,很快就洗漱完毕就寝,连梦都没来得及做,张老师就把我们敲起来了。

“快点、快点起来,六点都过了。”张老师不停地掀我们的被子,“赶快打包。”

不知张老师什么时候起来的,她的地铺已经没有了,与她同地铺的周翠荣同学正在帮别的同学打铺盖卷:“三压二,好了!”

我们的动作都麻利。张老师很高兴:“不错,不到十分钟,你们都收拾好了。刚才我瞟了下隔壁男同学,还没弄完。我们先去食堂用餐,等会儿很打挤。”

“把军用包和水壶都带上,到食堂去洗脸。”张老师说,“这样节约时间。”

天还没亮开,凉嗖嗖的。我们挎上包和水壶,跟着张老师来到食堂。她指着水管子:“快去洗脸。”她又指着不远处的窗口,“那里领馒头,一人两个。食堂门口有稀饭,随便吃。不准浪费!”便匆匆走了。

我们根本顾不得洗脸,径直去窗口。我们拿着大馒头就是狠狠一口:“哇!好好吃哦,好甜好甜,好香好香!”

当时吃白面馒头比吃白米干饭还奢侈,好高兴啊!拉练真好!我们连一口稀饭都没喝,把两个大馒头胀在肚子里。

“好渴啊!”尹小美说。

“嗯,我也渴。”

“去喝点稀饭。”淑芳说。

“实在胀不下了。”我摸着肚子说,“走,去打开水。”

人不多,我们接好一壶水,不烫,那师傅说是昨天晚上预备好了的。我们喝得差不多了,又去装满水壶,把盖子拧紧,就去找张老师他们。

张老师他们在窗口正排着队呢!还增加了三个窗口。

一阵后,他们陆陆续续吃着馒头走过来。黄峰还端着稀饭喝。我冲着他:“饭桶。”他盯了我一眼,只顾在一边吃起花儿开。

第一次见他缄默,我很得意,像打了什么胜仗似的,“哈哈”大笑。

“怎么这么高兴?”张老师吃着馒头,也端着稀饭,“多远就听到你在笑。”

“张老师,你看你们家门哟!”黄峰凑过来,语气很重,“她骂我是饭桶!今天我没惹她哈,你又包庇她嘛,叫她给我赔礼道歉!”

张老师“嘿嘿”地笑了一会儿,温和地对我说:“你这样是不对的。”

“看嘛,看嘛!”黄峰不爽,“我说你包庇你们家门还不承认。”

“你下次不准这样了哈!”张老师板着脸对我说。

黄峰得意地冲着我做了个怪像。张老师“扑哧”一笑:“你俩和不来,又离不开。”她对黄峰说,“少说话,快点吃。你们男同学落后了。”

张老师又对我说:“你去通知女同学把行囊拿在操场上,准备出发。”

“嗯。”

“顺便把男同学的也拿出来,按顺序放好。”

“要得。”我与女同学回教室去了。

很快,我们按照要求把行囊放到操场上。此时,天边亮开了。

陆陆续续的人重新聚在操场上,还有行囊。张老师他们也回来了,挎包鼓鼓的,有的手上还拿着一坨纸。

“给你,家门!”黄峰重重的一下,把纸坨坨砸在我手上,原来里面是两个馒头,“这是中午吃的干粮。”

“我的行囊呢?”他问。

“自己找。”我拿着馒头得意地说。

“家门可恶,记到起!”他气鼓鼓地走了。

我把馒头放进包里。“请各排老师和带队师傅,清点自己排里的人数,准备出发。”连级组长陈老师对着手提话筒大声说。

很快,各排整装待发,不会儿上了路,高歌:“革命军人各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目录:围着理想前进(目录)
下一篇:围着理想前进(51)

本文由全天时时彩免费计划发布于学校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围着理想前进,一位尊严善良的师长

关键词: